新闻资讯

怎样的互联网IT老板能成功

来源:admin日期:2018/10/15 浏览:
与那些所谓的互联网“老兵”想比较,我进入互联网这个行业真的算不上很长。2004年我大学毕业,随之进入这个行业,总算解答了当时在大学想不通的一些问题,比如这么多的网站,要有人去做,钱从哪里来,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后来我明白,人家不是撑的,而是在边数钱边笑,想想我那时候想法确实挺可笑,但我没觉得有什么。长沙桑拿

  我想就是到今天,对这个行业接触不多的人也不知道互联网是怎么在赚钱的,而且让当年的那些小站长成了今天青少年一代学习的榜样。

  互联网这个东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它跟传统行业确实不一样,我是说在运营上,以及未来的规划上。大部分的人想的只是将其扩大流量,然后带着流量去找VC,融资上市或者卖掉。

  我频繁的听到“融资、上市”这些词的时候已经是2005年,新浪、网易和搜狐等已经熬过了互联网的第一个冬天,大家赚钱赚得脸都有点扭曲。

  可以这么说,2005年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鼎盛时期,那一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股价一个劲的往上番,就在百度上市不久之后,我们又看到了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合并案。

  对互联网熟悉的人应该不会忘记,那一年的“西湖论剑”的主题——天下。如今我们看着互联网上的座次又换了一番,出现了很多新鲜的面孔。就在百度上市的前几个月里,我的老板在会议上对我们说:“等我们上市了…….”这句话后来不断在他所主持的会议上被提起,后来我的另一个老板也不断的说:“等我们融资进来之后……”

  “上市、融资….”这些词语让我听的越来越不耐烦,甚至感觉无聊。人成了钱的工具,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为了上市那天,而狂喜狂悲。有时候我想,难道互联网就没有其他的面孔,没有,没有…..我一直没看到也没听到,相反,我看到的是人们更为狂热的面孔。我以为互联网是一种爱好,去服务于人,而自得其乐的爱好。

  当我对我的另一位同事说起我的看法的时候,他说:你是不是太理想了,这年头哪里还有什么你所谓的理想,你以为你还在为理想而工作呢?!我没回答,也许他说的是对的,但我固执的以为,有的,肯定有。

  当我在《中国电子商务》上看到向另外一种偏执致敬时,我就认为他应该是那种代表互联网另一种方式的人。

  那上面说:“当初这位软件工程师,由于厌倦了自己在IBM17年的职业生涯,在1995年辞职,从美国最东部的纽约来到最西部的旧金山,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想要做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于是,他创建了Craigslist来与朋友们分享旧金山的文化和艺术活动消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11年之后,竟会成为覆盖34个国家175个城市的全球最大的分类信息网站。”

  首先我注意到,他“想要做一件喜欢的事情”,什么是他喜欢的事情,他选择了互联网,我想这就是了吧,然后他把自己的思想灵魂和爱好都贯穿在他的网里。

  “在Newmark心中,Craigslist从始至终应该是一个由用户自己运营维护的公益型社区”他“拒绝广告、拒绝商业化,这种偏执与CraigNewmark如出一辙,尽管他们以不同的技术和应用方式展开互联网事业,但他们都一起代表了一种更值得尊敬的互联网传统和精神,那就是将‘服务于用户’视为神圣的价值,高悬于一切商业利益之上。”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

  是的,互联网必须有它的另一种方式,虽然也许真的像乌托邦,但他也代表着一种传统,即互联网的最初使命——资源共享。这里没有纷争,没有炒作,有的只是纯净的思想和真实的生活,尤其是在现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想做互联网而上市而融资的时候,他确实值得我们致敬。

  至少他代表互联网的另一种含义和理想以及一种生活方式。

  什么样的IT老板能成功?

  某天下午,我在公交站台等车,我想起我之前的那些公司,那些今天依然还活着或死去的公司,我突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规律,那便是:今天活下来的,做成功的人都有着相同或者相似的点,而那些很艰难的活着的,已经

  死去的也同样有着相同或者相似的点。

  这种相同或者相似点便是:成功的人他们要么对互联网很懂,要么对即将进入的行业非常懂。

  我不想跟人争辩,因为我想接下来会有人拿麦田等人出来说事,我想我还是拒绝评价一个人,而且蚂蚁网就是到现在,仍然在活着,据麦田本人说,活的还很滋润。

  我接下来想论述的仅仅是我的个人的经历和观察所得。

  熟悉和了解我的人大概知道,迄今为止,我呆过四家公司,其中一家仅仅为三个月,不到半年,所以我并不认同,但至少它曾是我职业经历中的一部分,可以用做回忆和写作时的补充。

  我所经历的第一家公司,老板这个人仅仅只是对这个行业非常懂,当然是指今天;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2004年,确切的说,他仍然只是个半吊子,但有一个特点,他很好学,他每天都在关注这个行业的新闻,每天都会会面行业里的设计师、企业老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总是在倾听,听这些工作在第一线的设计师企业家们谈论这个行业。

  由于持续不断的学习,最终他成了人们眼里的专家,他所了解到的,远比这些设计师和企业家们多的多,也由于这种持续不断的学习,使得他总能在一定时间内做出对该行业的判断,从而掌握好自己网站的方向。

  我的第二家第三家有着太多相似,所以我想我应该将其归为即不懂行业又不懂互联网的那类。

  第二家已经宣布破产,就是我在上面交代的那个呆的不到半年的公司,是的,他们破产了,老板人不错,在这一点上我承认,可惜的是他并不懂得互联网的方向,他似乎也很少去考虑公司在现在和在未来会做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

  三年后,他的公司消失在这个城市。当然,第三家仍然活着,作为曾经在那里奋斗过的一员,我清楚的是,这是一家正在失去方向感的公司,尽管他们的老板口口声声说自己很懂互联网,但在我眼里并不是这样。

  他也很善于学习,却是那种漫无目的的学习,他总是将那些新技术新应用新的营销方式一鼓脑的向网站这个大系统里面塞,结果可想而知,这将是一个看起来强大,实质很脆弱的产品。我一直认为,所有的产品都将有一个核心的灵魂,可作为做产品的我,根本没有看到所谓灵魂的东西在里面。

  也就是在那之后,我总结出一条经验:所有的网站都是个系统,有些东西虽好,但放在系统当中不适合,那么它将破坏了这条完整的生态链,这看起来绝对是一种生态灾难。

  关于第四家,我想说以下一段话:这是个有点心计的老板。虽然我们接触时间并不长,但我懂得,这个看似老师的男人绝对在内心里有很多东西。在这之前,他在阿里巴巴那个行业论坛里静静的做了三年斑竹,要知道,斑竹是不发薪水的,他做了下来。当然,这三年下来,他收获颇丰,他积累了自己的人脉资源,更积累了自己的行业经验。

  当他带着他的几千块钱来到这个城市,租了一套房子之后,口袋里仅剩二千多块,但就靠着这二千多,他成功了,他靠着曾经做斑竹时积累的人脉很快用了自己的网站,再后来,就轮到我来体验并讲述接下来的故事。

  5月初的时候,我们搬到新的办公室上班,他发了感慨,当我曾经在一个小房间里办公的时候我就想能拥有一个大点办公室,当我们有了两个人的时候,我就想我们离成功近了一点点,再后来,我们搬到了大厦,站在21层的

  时候,我就想我们又成功了,再后来拥有1000平米的办公室的时候,我就想我们将发展更快,现在拥有了,内心里确实很高兴……

  也许因为论坛起家的缘故,他现在常常做的事情便是:回复网友发布上来的求助帖,他总是能针对网友们的问题回复出网友满意的帖子,也因此,他被网友们看成是这个行业内的专家。在这个行业里,人们有什么事情便想起他,想向他求助,人们也热衷在这个论坛里谈论关于行业的话题,例如经营,例如开店,理论营销以及进货等。

  当然,作为一个IT人,这样的成功远远不是他想要的,尽管在我来工作的前一天在咖啡厅里我们谈到上市的话题,尽管他表达了想做点事情的踏实意愿,但我清楚,那是因为时间不到,所以我们彼此不提,我们只想做好手里的事即可...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